欢迎您!
主页 > 产品介绍 > 正文
《儒林外史》写尽人生三境界 吴敬梓最喜欢的是扬州(图)
日期:2021-10-24

  中国古典名著《儒林外史》与扬州情缘深厚。昨天下午,中国《儒林外史》学会会长李汉秋登上扬州市图书馆“扬图讲堂”,主讲“今天,怎样读《儒林外史》”。本报今特辑录现场录音,以飨读者。

  在中国文学史上,要列出前六部小说,明代三部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,清代三部《聊斋志异》、《儒林外史》、《红楼梦》。其中,被鲁迅称为伟大的,只有两部:《儒林外史》、《红楼梦》。这两部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,就像李白、杜甫一样,是双子星座。

  而这两部小说都与扬州有密切关系。《儒林外史》作者吴敬梓是最喜欢扬州的,他经常念叨着唐代诗人张祜的诗“人生只合扬州死,禅智山光好墓田”。最终,他于1754年死在扬州。他的朋友亲戚,把他的灵柩送回安徽去。

  吴敬梓出生在安徽,33岁移居到南京,经常往来江北,到扬州时,也经过仪征。在扬州经常住在后土祠,现在叫琼花观。

  他一生,有据可查的,至少来过扬州6次。《儒林外史》最早刻印也是在扬州。书中写到扬州的内容有不少,特别写到扬州的盐商。

  功利心失调于社会,便会形成弥漫于社会的势利之风。吴敬梓塑造的胡屠户则是势利精神现象的典型。范进是他女婿,中举前是范进,中举后还是范进,但因“势”和“利”大变,他的态度也就大变。中举前他骂范进说:“像你这尖嘴猴腮,也该撒泡尿自己照照!不三不四,就想天鹅屁吃!”范进中举后“现世宝穷鬼”一下子变成“贤婿老爷”。“贤婿”是老丈人称女婿,“老爷”是奴才对主子的称呼,这把胡屠户的奴性、势利,讽刺得体无完肤。

  正是痛心疾首于“马二精神”,吴敬梓让迟衡山斩钉截铁地说:讲学问的只讲学问,不必问功名;讲功名的只讲功名,不必问学问。

  实践这种出格的,首先是以作者自己为原型的杜少卿。他也像现实中的吴敬梓一样,写了一部《诗说》。他批评“而今”“只依朱注”是“固陋”。在对待学问的态度上,杜少卿与马二首先形成对照。

  县太爷是“父母官”,又直接管秀才。杜少卿所在县的王知县传话给杜少卿,想见见他。这是势利者巴不得的好事,可杜少卿偏偏不理睬。不久,这位县太爷出事了,被赶出衙门没地方住。杜少卿马上去把前知县接到自己府上,待为上宾。

  杜少卿之外,小说中还有一批奇人的剪影。“奇”女子沈琼枝被扬州的盐商宋为富骗娶为妾,她不甘“伏低做小”,携带宋家财物逃奔南京,靠卖诗刺绣,独撑门户,自谋生计,什么礼教的清规,妇道的戒律,人言的围攻,官府的迫害,她都夷然不顾。她的出现像一道闪电划破夜空,放射出叛逆思想的光芒。

  《儒林外史》在精神探索上不仅是呐喊冲破,而且要寻找精神安顿。吴敬梓通过一系列形象进行探索,其中最重要的形象是虞博士。

  既然等级结构包括科举制度改变不了,为避免其负面效应,就要调节好自己的心态。虞博士也考童生、考秀才,坐馆教书,到32岁那年没馆可坐了,他妻子就问怎么办,虞博士说不要紧。

  虞博士的乐天精神是“天人合一”的宇宙观落实到心态上的一种表现,所以虞博士被评论为“天怀淡定”。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乐天乐道的世界观的框架里,虞博士的处世态度是执中贵和。虞博士既不像范进、周进那样受利益驱动热衷于功名富贵,又不像杜少卿对科举制度和人物嫉恶如仇。他是持中的态度,不对功名富贵耿耿于怀,也始终不放弃举业,考秀才、考举人、考进士,都做。他既不是追权谋利的禄蠹,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,他是个平凡人物,他只是天怀淡定,真实本色,做到儒道互补。

  吴敬梓把他悬为一面镜子,来照射等级结构中争权逐利、尔虞我诈的社会。 记者 桂国平特精版料2018100全年历史图库100tucm